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强教祖系统》最新章节。

傻姑不敢看杨过,轻声问道:“爷爷,鬼,鬼,来啦,傻姑怕,傻姑怕。”抓着黄药师的袖子,撇过头去。

黄药师心念一动,会意道:“他不是鬼,你看,头顶上还有太阳

呢,白天没有鬼,认错人了。”

欧阳锋想起旧事,道:“他把过儿认成他爹了吧。”

黄药师点头,一边安抚傻姑,一边道:“是啊,杨过跟他爹眉眼特别像,傻姑那个时候被吓怕了,记得深刻一些。”

杨过听黄药师和欧阳锋对话,推知到傻姑可能看见过自己父亲惨死之状,心中闪过几丝黯然,笑道:“要不我戴上面具?这样她就不怕了吧。”

黄药师道:“不用那么麻烦,她脑子不好使,过一会儿就忘了。”看向龙道:“对了,你这徒儿怎么一直戴着面具,这大热天的,不难受吗?”

龙笑道:“师父和过儿怕我祸国殃民,不让我轻易露脸。”

黄药师哈哈一笑,点头道:“恩,他们说的有道理,还是戴着吧。”

这时,傻姑又回转了头来,神态又复呆萌,果然如黄药师所说,把方才恐惧之事忘了。

欧阳锋道:“还挺好,总能快快乐乐的。”

黄药师苦笑道:“也就这点儿还能让人有些安慰。”

傻姑不管黄药师和欧阳锋如何说自己,注意力落到了龙的身上,盯着他脸上的面具看,笑嘻嘻的,左扭头,右扭头,想通过面具的缝隙看龙的真容。若是在平时,傻姑好奇心起,定要伸手抓的,不过,有黄药师在场,她心有忌惮,只敢瞧不敢动手了。

黄药师将快要爬上桌的傻姑拽下来,微微斥道:“傻姑,不得无礼。”

傻姑笑着问:“爷爷,他是谁啊?怎么不敢露脸,见不得人吗?”

欧阳锋接口道:“可不是见不得人吗?等会儿让他摘面具给你看。”向黄药师道:“药师兄,一块儿走走,聚一聚?”

黄药师没有旁的事做,当即答应:“好,一块儿聚一聚。”

几人结伴向前方的镇子走去。

路上,傻姑跑前跑后,欢快得很,但因为心里头一直惦记着要看龙的容貌,总是围在龙的身边转悠。

杨过故意逗她,挡着不让傻姑看,两人玩得也乐呵。

黄药师和欧阳锋跟在三个小的后头慢慢走。

黄药师见欧阳锋将立起来差不多半人多高的豹子一直抱在怀里不撒手,笑道:“你这豹子可真金贵,出门不落地啊。”

欧阳锋道:“就当练劲呗。”接着道:“特地来襄阳啊,我看你的方向是要南下?”

黄药师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着也得看看,既然七公在,我就放心了,你们来了,我就更放心了,没什么好留下的,我又不想为国出力,何必在这儿浪费时间。倒是欧阳兄,你一个西域人口口声声要毒蒙古兵,好没道理。”

欧阳锋冲杨过抬抬下巴,笑道:“这不为了儿子吗!过儿不叛国,不求荣,跟他爹正好掉了个个儿,非要为国为民,保家卫国。他想来,我和龙儿可不就得跟着,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俩可受不了。”

黄药师道:“杨过这孩子确实好,比起你那个精贵的天仙,我倒更喜欢他,总觉得他跟我性子挺合。”

欧阳锋心道:“过儿可比你大胆多了,你那点子不守规矩也就算个毛毛雨,他才叫真邪。”笑道:“怎么,要不要教他两招绝学。”

黄药师道:“有你教呢,我的手段哪儿够看呢。”

欧阳锋道:“你跟我谦虚什么。”心念一动道:“咱们打个商量?”

黄药师好奇,问道:“怎么商量?”

欧阳锋道:“我前些日子让老叫化儿把降龙十八掌教给过儿了,你知道吧。”

黄药师道:“听说了,七公近些日子常挂在嘴边,说杨过的资质多好多好,那是一点就透,教得那叫一个顺心,不知强过我那个傻女婿多少倍。”

欧阳锋笑道:“可不是吗?要是搁以前,我碰上过儿,非得提前解决了他不可,这样的人留在江湖上,后患无穷啊。”紧接着将如何让洪七公心甘情愿教杨过降龙十八掌的缘由说与黄药师。

黄药师得知欧阳锋如此年纪还有精神创造武功不禁钦佩,对“循环内力”为何十分感兴趣,加之对杨过这个后辈颇为喜欢、看重,点头答应了武功交易之事,许诺欧阳锋教杨过弹指神通和玉箫剑法两门绝技。

欧阳锋大为欢喜,笑道:“还是你大方,不像老叫花子,扣扣索索的。”

黄药师道:“七公得守帮规,不如我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全凭心意。”忽而想起一事,问道:“欧阳兄,你要看《九阴真经》吗?”

欧阳锋心中一惊,笑问:“你肯给我看?”

黄药师点了点头。

欧阳锋思及前半生因为一本《九阴真经》引起的事端,长叹一声,摇头道:“算了,我老了,看不看都没什么用了。因为一本《九阴真经》,我已然家破人亡,如今,好不容易能过会儿安生日子,可不敢争了,你好好收着吧。”

黄药师同样感触,叹道:“是啊,咱们几个因为争夺《九阴真经》定下了五绝之位,又因为《九阴真经》争斗半生,死的死,疯的疯,乱糟糟过了十几年,眼看着江湖风平浪静,没人知道这回事了,是该太太平平的过日子了。”遥望着疯疯癫癫、嘻嘻哈哈的傻姑,悔恨当年自己一意孤行,因陈玄风和梅超风偷盗《九阴真经》迁怒他人,将一众徒儿打伤、打残,逐出桃花岛,以致各自苦难,自责不已。

欧阳锋安慰道:“算了,过去的事儿就过去吧,对对错错,死后自有阎王爷断,既然还活着,就好好活着呗。你瞅瞅,你天天喊自己‘邪’,不理俗物,到头来还不是为了大的小的操碎了心。”

黄药师道:“是啊,老了老了,名不副实了。”

欧阳锋笑道:“那就看开点儿,稍后一起去襄阳如何?”见黄药师开口要拒绝,补充道:“别嘴硬,我可不信你能放心你闺女大着肚子跟蒙古打仗。咱们都是当过爹的人,跟老王、七公还有段智兴不一样,挂念徒儿跟心疼儿女是完完全全两回事儿。”

黄药师闻言一怔,看向欧阳锋,不由得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啊,最后,最后,欧阳兄是看得最透的一个。”

欧阳锋换了换手,将沉甸甸的豹子背在肩头,笑道:“我清醒过,也糊涂过,如今又清醒了,若是还不能比你们几个懂事儿,岂不是辜负老天爷对我的考验吗?”

黄药师边叹气,边摇头,

失笑道:“恩,说的好,我也顺回心意,大大方方去护着闺女。”

欧阳锋道:“就是,别别扭扭的,你不难受吗?好啦,过儿他们等着呢,咱们赶紧走两步,我哪儿有西域的葡萄酒,晌午的时候一起喝两杯,然后痛痛快快去襄阳,你也见识见识西毒怎么保你们大宋的子民。”

欧阳锋、黄药师、傻姑、杨过和龙在客栈中歇过一晚,翌日清晨启程赶赴襄阳城,道上顺手解决了几队烧杀虏掠,坏事做尽的蒙古兵,在龙的提议下,趁夜烧了一部分蒙军的粮草,于第三日夜赶到襄阳城外。

郭靖、黄蓉等见一行人到来,自是大喜,高高兴兴将人迎进城中,推了安抚使吕文焕的宴请,在家里摆了酒席,为几人接风洗尘。朱子柳、点苍渔隐、武氏兄弟、郭芙、程英和陆无双作陪。

只见洪七公高举鸡腿,笑嘻嘻道:“哎呦,忽必烈是多倒霉,好不容易亲临督战,碰上我们三个守城,这仗还有什么打的。”扭头对郭靖道:“靖儿啊,要不你给去封书信,让他打道回府算了,就说念及父辈儿交情,不忍子侄白白送命,成不?”

北丐、西毒、东邪乃是当世顶尖儿高手,如今三人齐聚,战力非同小可,可谓所向披靡,任谁听了都要胆战心惊的。

黄蓉又见了爹爹,自是高兴,听洪七公这样讲,顺着道:“师父说的有理,只要将您三位的名号报出去,就能吓得他们站不稳。”

郭靖心道:“战事严峻,岂能儿戏。”同时欣喜几人到来及时,可为守城增加助力,笑容满面,感谢道:“岳父、欧阳先生,龙公子、过儿,你们能来真是老天保佑,此方城民有福了。”向四人敬酒。

杨过抱着为国为民之心而来,举杯道:“郭伯伯客气了,身为宋人,当然要为国效力,责无旁贷”一饮而尽。几句话听得郭靖心里欣慰,对他赞许有嘉。

欧阳锋身份特殊,喝了酒了事,安心吃饭。龙以茶代酒,道了句“多谢”,接了郭靖的好意之后,也不多言,时不时与朱子柳和陆无双聊几句罢了。

黄药师却道:“我为我闺女来的,不能让我未出生的孙儿深陷险境。”他素看不惯郭靖敦厚凝重的样子,心中暗自责怪郭靖带着妻女涉险,竟不怎么留情面。

第一时间更新《最强教祖系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正妻养成手册

玲小旭

这个反派可真像男主

林中迷

天字壹号房

莫问墨问

野地的花简谱

姑娘你好啊

越女剑

郑三穗

天刀真武搞笑表情包

陌清影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