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色香射雕》最新章节。

看似只是为了加强语气的挥手,不经意间却在空气中划出了深深的沟壑,透过这些沟壑看去,漆黑污秽的黑泥翻滚着,散发着无法言语的腥臭恶气,但诡异的是,这些黑泥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翻涌不断,却始终无法跨过沟壑来到现实中,而被无尽黑泥充斥的空间,则是曾经属于东皇太一的周天星斗大阵空间。

平淡的口‘吻’中,参杂着一抹无法释怀的疑问,还有宛如熔浆一般的憎恨和愤怒,释永信听了,第一反应就是将如意金箍‘棒’抄在手中,然后狠狠的顿在地上,以他为中心,无形的重力涟漪‘波’动让方圆数十里的大地都在这一刻震颤起来,以此为震慑东皇太一,防止他突然翻脸动手。

“嘿嘿,虽然看见你这么一副惨绝人寰的‘摸’样老衲是很高兴没错拉,但冒领别人的功劳也不是老衲的作风,实话告诉你,这一次的事情并非魔庭所策划的,而是某个假借飞升之名退隐江湖,却硬是要在江湖中留下传说的家伙授意的。”

“大自在永恒天魔祖莫煌吗,天下赞誉他为这个世界亘古未有的最强者,本座闻名已久,但始终缘悭一面甚为可惜,没想到今日居还有‘交’锋的机会,本座何其幸栽。”

莫煌辗转数界,曾三入神武界,实力微弱时从未触及东极太一,西极佛‘门’这个武林层次,那个时候就连魔‘门’之主原始魔帝都已经无法匹敌的超级大‘波’ss,但实力强横起来之后,便一跃而出,以芸芸苍生为棋子,以天地万古大势为棋盘,和亘古天道执子对弈,那个时候,东皇太一这等土著已经不被他放在眼中。

是以,纵然在同一个时代的大舞台上活跃,但却始终未曾一见。

“你就不用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说的好像自己能和莫煌过两招似的,如果莫煌那厮真的降临在你眼前,一分钟不到就能让你滚去粪坑里领悟爱与正义的真谛去了。”释永信对莫煌也没什么好语气,但对东皇太一的语气则更为恶劣,当初那胁迫之仇时刻袅绕于心,释永信虽然身为佛‘门’老大,但从来没有将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句话当做自己人生信条之一,恰恰相反,屠刀和尚教育的除恶务尽已然成为他骨子里的本能。

话不投机半句多,东皇太一神‘色’冷峻,眸含杀气,日月‘潮’汐亘空诀所凝聚的光辉已经在他双手间泛起,滂湃的威势牵动风云,撼动大地,杀势直冲九霄。

“哼哼,区区过街老鼠还敢在老衲面前耍横?你知不知道老衲行走江湖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义气,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这代表老衲随便吹个口哨,分分钟可以叫个百八十个人来砍你九条街!”

释永信的神‘色’‘露’出不可一世的傲然,俨然有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霸气,只是轻轻一弹雪茄的烟灰,如号令一般,一个个人影从不远处的草丛,树背冒出头来,东皇太一冷峻而富含杀气的面孔骤然一凛,然后……转身狼狈而逃!

如同被百八十条疯狗追咬的无辜顽童一般,东皇太一的背影透‘露’着十二万分的仓惶和无奈。

“无量天尊,东皇太一你何必走的那么快,不妨留下来和老道畅谈一下人生理想如何!”曾经被誉为武林老神仙,眼下的魔庭魔帝之一的太皓真人轻甩拂尘,万千银丝化作天罗地网,阻了东皇太一的退路。

“哼,本帝亲自出马,你还想逃?”前魔‘门’魔帝,现英恒山脉诸国的三大神皇之一的暴/政神尊,兼魔庭的原始魔帝怒哼出声,一拳轰出,一条血‘色’苍龙以撼动寰宇的霸气笼罩天地。

这两人只是稍微抢先出手了一步,其他人则‘露’出稍微不忍的目光,但出手速度一样强横快捷,大烂陀寺兼西极佛‘门’兼魔庭魔帝的圆心大和尚一招手,无上佛光化作无法逾越的苦海壁障,然后追着东皇太一的背狠狠烙去。

如果说这些攻击尚且不算什么的话,那么接下来魔‘门’的始创者憾无极还有大乾王朝老祖宗的青龙老祖才叫做要命,遮蔽天穹,宛如冰晶一般的绯红‘色’如雪般落下,青雷夹杂风雨雷霆呼啸而来,大有改天换地之势。

东皇太一在这些狠毒攻势之中狼狈支撑了几轮,笼罩全身的光辉被炸的支离破碎的,神‘色’泛过一抹悲愤:“你们魔庭还要不要脸皮了,居然倾巢而出埋伏本座一人。”

事实上,这番悲愤的指责还是‘挺’有力量的,诸位强者的攻势不由得都是一窒,像是圆心大和尚和太皓真人这种颇有道德修养之辈甚至难得的脸红了一下,东皇太一见状,连忙提聚功力,不惜付出本源亏损,以超限轻功身法化作一抹惊天长虹,趁着这个诸强缓手的瞬间飞离而去。

但就在东皇太一心头那抹悲愤,尚未彻底转换为逃出生天的庆幸时,一抹洪亮,宛如雷霆般在天地轰然炸响的声音传来:

“脸皮?那是什么?能吃的吗?我莫煌行走江湖至今,可从来没讲究过这玩意啊。”

伴随声音而来的,是足以干涉世间万象运转的绝对力量,风止,云停,甚至连流淌不熄的时间长河都在这一瞬间停了一瞬,一根纯粹由能量形成的中指自九天苍穹上探了出来,肌肤的‘色’泽,纹理,甚至那指甲盖都栩栩如生,宛如山脉从天穹上跌落一般,给大地覆盖上了一层绝对的‘阴’影。

指尖缓缓落下,瞬间天地倾覆,由地心原核产生均衡蔓延在整个星球上的磁场重力瞬间扭曲了一下,而作用于这个区域,是瞬间暴飙到数百倍到数万倍的超重力崩塌空间,东皇太一的遁光如同被冻结在琥珀的蚊蝇一般,一点也动弹不得,只能带着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那指尖一寸寸轰落。

指尖无情的落下,以碾压之势将飞腾九霄的轰落地面,甚至余势不尽,将东皇太一深深的碾入地底,落地那一瞬间,大地泥石翻涌,如同大海‘波’‘浪’一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待到片刻之后,一个深邃不可见底的大盆地便形成了,也许千百年后,这里会长出郁郁葱葱的植被,成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证明,但在这一刻,却是无上强者出手后留下的天倾烙印。

诸强见状,神‘色’都‘露’出一抹骇然,原始魔帝甚至不自禁呢喃了一句:“莫煌又变得更强大了。”

硬生生在大地上碾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盆地,给周遭地貌带来无可挽回的异变之后,中指并没有消散,而是散发着无尽煌煌神威,轻轻转动起来,宛如普通人用指头捻住一只小虫子,怕捻不死特意捻转数圈一般,

诸强眺望远方那只手指,一瞬间都都忍不住想到自己如果是指尖下那人又该如何,都是不约而同的心头发寒,因为这是完全超出他们想象之外的意境和威能,根本无法抵抗。

深深的碾了数圈之后,中指溃散成万千电光,蔓延过整个盆地,原本散‘乱’的泥石上蔓过一抹金‘色’的光辉,而后转换成一种更为凝实的结构,远远看去,竟有晶石之质,还有一些模糊的符箓之影在上一闪而逝,电光蔓过整片大地之后,盘旋袅绕,汇聚于天,组合成一个繁复玄奥的符箓文字,诸强遥遥眺望,虽是不识此字,但都感受到一股镇压诸天,压服四极的无匹威严,空中符箓出现时间很短,然后立刻没入大地之中,而后一切异状都消失不见。

尘埃散定之后,诸强在这片盆地前踌躇不前,因为这片盆地散发着某种极度可怖可畏的气息,似乎只要一踏进去就会被某种极恶的洪荒猛兽吞噬掉一般。

就在此时,天空中骤然金‘花’‘乱’飘,一道道神圣的金‘色’光辉照耀天地,汇集成虹桥,一道人影踏着虹桥缓步落下,每踏出一步,天穹都会闪烁出万种异样元气征兆,璀璨华美无以方物,似天地万物都要自发来拱卫此人降世的威严一般。

“诸位道友久违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想念我啊。”

目睹那一生都无法忘怀的音容笑貌,释永信心头某种烙印蠢蠢‘欲’动,狠狠握紧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很有一棍子将天人之上扫落地上,然后狠狠捅进十八层地狱,一举将往昔被坑的晦气尽数找回来的冲动。

对这股战意气机,莫煌落地之后,只是笑说了一句:“释大师,一段时间没见,看你这言诸形外的无匹霸气和强横信念,看来你的灵魂本质又被始勾神侵蚀了一分啊,真期待有朝一日你真正成为始勾神在世化身的一日啊。”

以始勾神的血脉,以始勾神的法体,以始勾神的信念为根基获得的力量,又岂会没有隐患,听到莫煌点出这一点,释永信神‘色’一凛,心头千丝万缕而过。

莫煌也不管释永信那陡然千变万幻的脸‘色’,而是笑着对众多往昔和他一起打天下的魔庭强者说道:“诸位,我这次回归因为牵扯到许多因果的缘故,回来的比较匆忙,没给你们带礼物真是不好意思啊。”

诸多强者听得甚是无语,古往今来无数神武界强者飞升而去,至今没有一位强者能够再度回归此界,最多隔空将留有自己武道烙印的神兵送回,而落于莫煌嘴上,却好像去外面旅游了一圈回来一般轻松。

脚踏实地的莫煌印入众人眼帘之中,并无之前那以一根手指将东皇太一捻入地底的天威锋芒,骤然看去,好像一个不修武艺的普通少年一般,返璞归真中渗着某种空灵的气息,在这股气息,诸强情不自禁默然不语,因为这气息他们并不陌生,冥息间于天地‘交’感,所感应到天地气息,便是这般平凡古朴和空灵,只有以统一的视觉看去,才会惊觉那份潜藏在平淡后的无上天威。

“莫煌,其实这次伏击完全无需我们,光凭你一人也足以镇压东皇太一了吧,为何让我们倾巢而动。”在众人之中,唯有憾无极对莫煌的回归不是太待见,作为魔‘门’创始者,现在魔庭的过去魔祖的他,可谓大权在握叱咤风云,一扫万载封镇的闷气,日子过得好不逍遥,如果莫煌回归的话,坐镇现在魔祖之位,那他也只能永远成为“过去”魔祖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却没那么简单,我虽强,但在此界之中却受到极大的限制,出手镇压东皇太一必须依托魔庭的名义,这流程必须走,其实若不是你们失了手,我也不会出手担此无谓因果,毕竟日后我在域外星河见到始勾神也不好‘交’代。”

因果气数之说,诸强也并没有几人了解,莫煌也无意多说,而对眼下魔庭内部山头林立,摩擦不断的局面,莫煌也同样无意多说,所以他对眼下诸强齐在,却隐然有所隔膜,互分几派的作势视而不见,而是笑语着:

“这些姑且不说,诸位道友可愿随我一游这盆地。”

这个由莫煌天倾一击形成的深邃盆地明显别有玄奥,莫煌如此说,众人也是欣然同意,莫煌含笑前行,一步踏入,之前让众人感到极度难受的那股气息便隐没不见,众人入内之后才发现地质已经彻底蜕变,形成了一种异样坚硬的物质,太皓真人好奇心起,以三分力轻跺一脚,但让他震惊的是,地面不仅没有任何破损,甚至还有数倍之力反弹上来,措不及防下太皓真人的布鞋鞋底都震裂了。

“呵呵,真人小心,此地我以神通施展了法禁,融大地为晶钢,若非拿出超绝力量,就难以破坏此地,而且我还融始勾神的无上神通十玄娲皇镜于此,善能反弹万法万咒。”

“你

耗费如此力气改造此地,有什么谋划吗?”

众人一路向下,便看见这个盆地并非单单一个深深的凹陷,内里山石林立,阶梯楼道分明,隔成许多层往下延伸的空间,布局严谨,法禁森严,隐有天威。

“谋划什么的说不上,只是东皇太一还是始勾神代行者的一天,他就死不得,不然始勾神肯定会挥着‘棒’子打回来行灭世一击的,这一点无论我还是天道都不愿看见,而东皇太一反复倒行逆施,种下无数恶因,也必须有报应,所以镇压就成了势在必行之事,但要镇压这般强者,少不得施展一些大神通方可,这片盆地便是如此来的,但光是为了镇压东皇太一一人,又显得太‘浪’费,不符合经济效益,所以我便‘花’费了一些心思,直接将此地改造成一座大监狱。”

“这座监狱,收受天道不容的罪孽存在,所有权和管理权都属于天庭,而我作为这座监狱的创始者,给予命名为五指山监狱。”说道五指山监狱这几个字的时候,莫煌还向释永信扫了一眼,后者顿时一阵恶寒扑体袭来。

“为何是属于天庭,而不是归于魔庭管理。”憾无极目光炯炯的问着,言语似别有深意,但对于莫煌来说,无论憾无极这位古代魔尊有什么心思都无所谓,因为双方所屹立的世界不再同一个高度,便含笑回道:“原因很简单,作为这座监狱的第一位囚犯,东皇太一所犯下的罪孽是获罪于天,这是天道亲自降下的罪罚,自然要归于天道代言人的天庭所来看管。”

蜿蜒向下不知道多少公里,一共走过足足十八层监牢,终于在这盆地最深的一座石窟中看见东皇太一。

莫煌那一指头岂是好受的,东皇太一此刻遍体伤痕,神‘色’萎靡,盘‘腿’跌坐一张石台上,一条条密布天府符箓的锁链自虚无中延伸出来,铐住了他的四肢,一股浩瀚无尽的伟力弥漫起见,压的他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但即便如此,东皇太一还是高高的昂起头颅,以一种冷峻的目光凝视着走进来的诸人。

“嗨!”笑容爽朗的一塌糊涂,莫煌恍如和东皇太一相熟多年一般,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勾肩搭背的打着招呼,面对这种诡异的自来熟,诸人都忍不住给予一个异样的眼神。

“你既是始勾神的隔代血裔,又是始勾神的人间代行者,就等同他的亲儿子,而我呢是始勾神的合作伙伴,目前大家都在‘精’灵族当天威圣‘精’灵王,算是同辈,你就叫我莫煌叔叔好了。”

你再逗我玩?东皇太一的眼神清晰表明了这一点,而莫煌不以为意,以一种照顾子侄辈的和蔼语气说道:“虽然你行差踏错导致获罪于天,不过你放心,你不仅上头有始勾神,背后也有我莫煌罩着,你只要在这里好好改造,争取早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我一定禀奏苍天让你早日出狱的。”

“本座无罪,本罪永远无罪!”沙哑的语气如同凶兽的咆哮嘶鸣,显示东皇太一内心的不甘和愤恨,而莫煌语气玩味的说道:“哦,直至这一刻都不认罪吗?信念可嘉,但可否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呢,今日虽然是我亲自出手将你镇压,但局限在这个位面中,我出手所能容纳的力量也是有上限的,如果你能发挥当日你和释永信决战时三分之二的力量和信念,你说不定还能和我过上两招,但为何你最后的挣扎,却只有那日的五分之一不到呢?”

全民大穿越目录523五指山监狱欢迎您

咆哮停止,陷入了深深的沉默,而莫煌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自己不计代价和牺牲所行走的道路,到了最后被自己所否定,道心被破的滋味不好受吧,你别急着反驳,就算你现在舌头能舞出百八十个姿势,话语璀璨如莲‘花’都无用,你哄骗得过苍天,你瞒得过我,但你永远无法对自己的本心撒谎,姬轩渊就是你,是你自己否定了你的道路和信念,对这一点,你心知肚明,丝毫都无法否认。,最新章节访问:。”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莫煌也并不介意,而是起身转头就走,走到一半回了个头说道:“坐牢的这些时间,你就好好的反思一下吧,凡世之间万千劫难,渡得过成仙做祖,渡不过身死道销,只要你一日不能超脱于诸世,力量自有永有,那么这一点你永远避不了,过一会,天庭就会派土地神来此接管,我会给他吩咐一下,给你一些特殊照料的了,如果你有兴趣,就自请一个牢头的职司吧。”

第一时间更新《色香射雕》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开挂追男神

白真菌

夫人是个大佬

语刃

柳岩丝袜透明真丝三角裤男人装

夏七七

美男个个都是宝

素衣关关

末世星球

乐寻远

我重生了十次

左岸下的鱼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