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这荒诞又浪漫的奇幻爱情,值得一座金熊奖



  2019-08-02 16:05:17 繁花娱乐

  曾看到过一段话,是这样说的:一见钟情只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无非权衡利弊。说得有点丧,但很现实。毕竟灵魂伴侣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爱情的基础大多还是身体的吸引或利益的考量。

  

  要说的这部电影,却用一个貌似怪诞实则温情的故事,打破了这种理论。

  这是一个与一见钟情相反的故事:在身体找到对方之前,灵魂已然相识。

  

  一对互相吸引的灵魂,在现实生活中怎样克服种种障碍,让肉体接近?来看看这部获得第67届「金熊奖」最佳影片的匈牙利电影吧。

  

  《肉与灵》男主安德在屠宰场工作。他左手残疾,但凭借多年努力,也做到了财务主管的位置。

  

  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无趣,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对他来说,做梦才是每天最快乐的时间。

  

  他会重复做同一个梦,梦境里的他是一头健壮优美的雄鹿,身边还有一头雌鹿相伴。不过雄鹿与雌鹿关系若即若离,并不是伴侣。

  

  上班的时候,安德总是习惯性站在窗口抽烟。也是这个习惯,让他注意到了新来的质检员玛丽卡。

  

  这个有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姑娘,美丽又有些忧郁。因为社交障碍和强迫症,玛丽卡性格很孤僻,总是独来独往,小心翼翼。

  

  安德主动搭讪了玛丽卡。可玛丽卡实在不会聊天,一出口就让安德失去了兴致。

  

  照理说,这两人以后应该就没有交集了。可是有天厂里的动物用催情粉失窃,警察建议提前进行年度心理检查。

  

  心理咨询师要求每个人说出自己的梦境。巧的是,安德和玛丽卡的梦境居然是一样的。在梦中,玛丽卡是雌鹿。

  

  两人本来也不相信对方和自己共享了同一个梦境。安德提出两个人写下梦里的细节,交换阅读。果然,他们就是彼此梦里的那个人。

  

  似乎接下来两人就该顺理成章地约会了,但玛丽卡的社交障碍,仍然是两人继续交往的阻碍。

  他们梦里的雄鹿与雌鹿也开始彼此疏远。

  

  起初玛丽卡连手机也没有,安德留了电话,她才去买了手机。

  两人的约会有些“直入主题”,第一次约会,就是玛丽卡去安德家里“一起睡觉”。

  理由是一觉醒来就可以马上交流梦境。

  

  只是不熟悉的地方让玛丽卡感到害怕,两人围着桌子玩了一晚上的扑克牌。

  看到这里大叔都替他们着急。

  

  玛丽卡不喜欢肢体接触,看到电影里情侣干柴烈火的片段,也内心毫无波澜。

  

  去音像店听情歌找恋爱的感觉

  

  她觉得这些方法奏效了,于是找到安德:今晚可以去你家睡觉。

  

  所以这一对让人看得着急的男女,能不能顺利地在一起呢?

  后续剧情去看原片吧。觉得这个故事最浪漫的设定,就是“在身体找到对方之前,灵魂已然相识。”

  一对各有障碍与缺陷的男女,却在每一晚都做着相同的梦。

  

  与残酷冰冷的现实世界相比,梦境优美、和谐、平静。

  

  而男女主角的渴求、不安、误解、试探,也是很多人在爱情中的感受。这种残酷而克制的浪漫,值得一座金熊。

  曾看到过一段话,是这样说的:一见钟情只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无非权衡利弊。说得有点丧,但很现实。毕竟灵魂伴侣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爱情的基础大多还是身体的吸引或利益的考量。

  

  要说的这部电影,却用一个貌似怪诞实则温情的故事,打破了这种理论。

  这是一个与一见钟情相反的故事:在身体找到对方之前,灵魂已然相识。

  

  一对互相吸引的灵魂,在现实生活中怎样克服种种障碍,让肉体接近?来看看这部获得第67届「金熊奖」最佳影片的匈牙利电影吧。

  

  《肉与灵》男主安德在屠宰场工作。他左手残疾,但凭借多年努力,也做到了财务主管的位置。

  

  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无趣,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对他来说,做梦才是每天最快乐的时间。

  

  他会重复做同一个梦,梦境里的他是一头健壮优美的雄鹿,身边还有一头雌鹿相伴。不过雄鹿与雌鹿关系若即若离,并不是伴侣。

  

  上班的时候,安德总是习惯性站在窗口抽烟。也是这个习惯,让他注意到了新来的质检员玛丽卡。

  

  这个有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姑娘,美丽又有些忧郁。因为社交障碍和强迫症,玛丽卡性格很孤僻,总是独来独往,小心翼翼。

  

  安德主动搭讪了玛丽卡。可玛丽卡实在不会聊天,一出口就让安德失去了兴致。

  

  照理说,这两人以后应该就没有交集了。可是有天厂里的动物用催情粉失窃,警察建议提前进行年度心理检查。

  

  心理咨询师要求每个人说出自己的梦境。巧的是,安德和玛丽卡的梦境居然是一样的。在梦中,玛丽卡是雌鹿。

  

  两人本来也不相信对方和自己共享了同一个梦境。安德提出两个人写下梦里的细节,交换阅读。果然,他们就是彼此梦里的那个人。

  

  似乎接下来两人就该顺理成章地约会了,但玛丽卡的社交障碍,仍然是两人继续交往的阻碍。

  他们梦里的雄鹿与雌鹿也开始彼此疏远。

  

  起初玛丽卡连手机也没有,安德留了电话,她才去买了手机。

  两人的约会有些“直入主题”,第一次约会,就是玛丽卡去安德家里“一起睡觉”。

  理由是一觉醒来就可以马上交流梦境。

  

  只是不熟悉的地方让玛丽卡感到害怕,两人围着桌子玩了一晚上的扑克牌。

  看到这里大叔都替他们着急。

  

  玛丽卡不喜欢肢体接触,看到电影里情侣干柴烈火的片段,也内心毫无波澜。

  

  去音像店听情歌找恋爱的感觉

  

  她觉得这些方法奏效了,于是找到安德:今晚可以去你家睡觉。

  

  所以这一对让人看得着急的男女,能不能顺利地在一起呢?

  后续剧情去看原片吧。觉得这个故事最浪漫的设定,就是“在身体找到对方之前,灵魂已然相识。”

  一对各有障碍与缺陷的男女,却在每一晚都做着相同的梦。

  

  与残酷冰冷的现实世界相比,梦境优美、和谐、平静。

  

  而男女主角的渴求、不安、误解、试探,也是很多人在爱情中的感受。这种残酷而克制的浪漫,值得一座金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