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自动驾驶天才跌落神坛,前谷歌工程师或面临10年刑期

  每日汽车观察3天前我要分享

  文/宋双辉

  还记得谷歌Waymo与优步那场沸沸扬扬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官司么?从2017年打到了2018年,堪称硅谷年度最精彩肥皂剧。

  

  大概剧情就是自动驾驶工程师Levandowski从Waymo离职时带走了重要的商业机密,然后入职了优步成为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所以Waymo起诉了优步。

  虽然最终两家握手言和,Waymo获得了价值2.45亿美元的优步股权,但是这场官司带来的影响远未结束。

  8月26日,美国联邦检察官起诉了39岁的Levandowski,指控他犯有33项商业机密盗窃罪。一旦认罪,他将面临最长10年的监禁和巨额罚款。

  

  当然,Levandowski不会轻易认罪,在本周的第一开庭中,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Levandowski是典型的硅谷精英,学生时代就想出各种点子创业赚钱。真正让他成名的,是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规划署(DARPA)举办的自动驾驶城市挑战赛,如今自动驾驶领域的大咖几乎都参加过这个比赛。

  

  虽然Levandowski和伙伴们搞出的这台自动驾驶摩托车只能算半成品,但他还是收获了业内的关注,2007年Levandowski顺利进入谷歌,开始参与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

  身为工程师的Levandowski,商业头脑更发达,在加入谷歌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创立自己的公司了,他的创业史在谷歌任职期间也丝毫没有中断过。

  最牛的一个故事,就是谷歌当年做测试时用到的一个将原始图片转换成数据流的处理器,采购自一家名为510 Systems的硅谷初创企业,而这家公司背后的boss正是Levandowski。

  一开始谷歌并不知情,后来发现了这个秘密后考虑到产品使用效果不错,依然继续采购他们的处理器,最后Levandowski直接把510 Systems卖给了谷歌。

  

  Levandowski对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技术相当痴迷,他甚至创立了一个名为“未来之路”的宗教组织,想要“促进基于人工智能的神性的实现”。

  但是这位醉心于技术研发的工程师,在利用自己的技术创造更大商业价值上的野心更大。

  

  2015年,优步开始发力自动驾驶,并且大规模招兵买马,这个时候Levandowski就已经与优步有过接触了。

  

  在拿到了谷歌发给他的5000万美元奖金后,2016年1月Levandowski正式从谷歌离职。而在他离职前,就已经创立了一家从事自动驾驶卡车技术研发的新公司Otto。

  半年后,Levandowski将Otto以6.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优步,并成为了优步自动驾驶部门主管。

  这下谷歌彻底坐不住了,在启动内部调查后他们发现了Levandowski离职前下载了大量内部文件,包括电路板原理图、安装和测试激光雷达的说明书和其他资料。

  再后来的故事,就是我们都知道的谷歌Waymo VS 优步的官司了,不过在这场官司中谷歌并没有将Levandowski列为被告,但是美国司法部显然不准备放走他。

  在这场官司开打之后,优步解雇了Levandowski,也解散了自动驾驶卡车业务。但是Levandowski一刻也没闲着,2018年他又创立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名为Pronto.ai。不过现在他又不得不离开这家公司了。

  

  检察官David Anderson在谈到这起案件时态度很明确,人们当然有权换工作,可是离开原公司的时候不能手脚不干净,毕竟“盗窃不是创新”。

  FBI探员John Bennett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硅谷不是西部世界,激烈的竞争环境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忽视法律的存在。

  

  就在谷歌与优步的这起事件发生后,硅谷还爆发过不止一起窃取自动驾驶机密的案件。先后有苹果和特斯拉的前雇员涉嫌窃取商业机密而后加盟了中国的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

  我们无意评判优步或小鹏在类似案件中的对错,只是对于那些掌握着核心技术或者有机会接触核心技术的工程师们来说,Levandowski的案子敲响了一个警钟:手中的技术自然可以创造财富,但是商业道德不能违背。

  收藏举报投诉

  文/宋双辉

  还记得谷歌Waymo与优步那场沸沸扬扬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官司么?从2017年打到了2018年,堪称硅谷年度最精彩肥皂剧。

  

  大概剧情就是自动驾驶工程师Levandowski从Waymo离职时带走了重要的商业机密,然后入职了优步成为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所以Waymo起诉了优步。

  虽然最终两家握手言和,Waymo获得了价值2.45亿美元的优步股权,但是这场官司带来的影响远未结束。

  8月26日,美国联邦检察官起诉了39岁的Levandowski,指控他犯有33项商业机密盗窃罪。一旦认罪,他将面临最长10年的监禁和巨额罚款。

  

  当然,Levandowski不会轻易认罪,在本周的第一开庭中,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Levandowski是典型的硅谷精英,学生时代就想出各种点子创业赚钱。真正让他成名的,是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规划署(DARPA)举办的自动驾驶城市挑战赛,如今自动驾驶领域的大咖几乎都参加过这个比赛。

  

  虽然Levandowski和伙伴们搞出的这台自动驾驶摩托车只能算半成品,但他还是收获了业内的关注,2007年Levandowski顺利进入谷歌,开始参与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

  身为工程师的Levandowski,商业头脑更发达,在加入谷歌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创立自己的公司了,他的创业史在谷歌任职期间也丝毫没有中断过。

  最牛的一个故事,就是谷歌当年做测试时用到的一个将原始图片转换成数据流的处理器,采购自一家名为510 Systems的硅谷初创企业,而这家公司背后的boss正是Levandowski。

  一开始谷歌并不知情,后来发现了这个秘密后考虑到产品使用效果不错,依然继续采购他们的处理器,最后Levandowski直接把510 Systems卖给了谷歌。

  

  Levandowski对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技术相当痴迷,他甚至创立了一个名为“未来之路”的宗教组织,想要“促进基于人工智能的神性的实现”。

  但是这位醉心于技术研发的工程师,在利用自己的技术创造更大商业价值上的野心更大。

  

  2015年,优步开始发力自动驾驶,并且大规模招兵买马,这个时候Levandowski就已经与优步有过接触了。

  

  在拿到了谷歌发给他的5000万美元奖金后,2016年1月Levandowski正式从谷歌离职。而在他离职前,就已经创立了一家从事自动驾驶卡车技术研发的新公司Otto。

  半年后,Levandowski将Otto以6.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优步,并成为了优步自动驾驶部门主管。

  这下谷歌彻底坐不住了,在启动内部调查后他们发现了Levandowski离职前下载了大量内部文件,包括电路板原理图、安装和测试激光雷达的说明书和其他资料。

  再后来的故事,就是我们都知道的谷歌Waymo VS 优步的官司了,不过在这场官司中谷歌并没有将Levandowski列为被告,但是美国司法部显然不准备放走他。

  在这场官司开打之后,优步解雇了Levandowski,也解散了自动驾驶卡车业务。但是Levandowski一刻也没闲着,2018年他又创立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名为Pronto.ai。不过现在他又不得不离开这家公司了。

  

  检察官David Anderson在谈到这起案件时态度很明确,人们当然有权换工作,可是离开原公司的时候不能手脚不干净,毕竟“盗窃不是创新”。

  FBI探员John Bennett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硅谷不是西部世界,激烈的竞争环境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忽视法律的存在。

  

  就在谷歌与优步的这起事件发生后,硅谷还爆发过不止一起窃取自动驾驶机密的案件。先后有苹果和特斯拉的前雇员涉嫌窃取商业机密而后加盟了中国的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

  我们无意评判优步或小鹏在类似案件中的对错,只是对于那些掌握着核心技术或者有机会接触核心技术的工程师们来说,Levandowski的案子敲响了一个警钟:手中的技术自然可以创造财富,但是商业道德不能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