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酱紫FM】通往学校的路

原标题:[/k0/]上学之路

毛子调频产品

值班主持人|羊城晚报记者郑子微

村九月,天空空像一幅巨大的窗帘一样纯净,几片火红的云彩一点一点向西移动 快到放学的时间了。陆奶奶沿着崎岖不平的乡间道路行走。她走到柳树下时,忍不住停下来。她记得孙子顺娃已经搬到另一个城市去上学了。

八年前,他的儿子黄达把这块土地租给别人种植。他把刚刚一岁多的顺娃交给陆奶奶照顾。他带着儿媳妇小菊去东莞工作。 大黄说,当他从兼职工作中赚到钱时,他会回来盖一栋楼,买一台大彩电,他的家人会过上平静而满足的生活。

我的儿子和儿媳妇正在尽一切努力赚钱。陆奶奶在家照顾她的孙子。三年过去了,顺娃可以走路和说话。每次她听到儿子在电话里对父母大喊大叫,大黄和小菊都感到非常高兴。 随着春节的临近,陆奶奶故意问顺娃她的儿子和儿媳妇什么时候回来。 这两个人说工厂人手不足,无法返回。 事实上,春节期间的门票比平时贵,回家探亲也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他们害怕花钱,所以他们只是拖着钱走。 两人安排保安回家过年。春节用品和工厂的年夜饭都安排好了。他们不仅不花钱,还赚了一笔额外的收入。

顺娃上幼儿园,从小班到中产阶级再到大班,将近三年过去了。 大黄和小菊银行卡的数量正在逐渐增加。几对夫妇和他们的丈夫同时进入工厂,他们已经提前一步把他们的孩子从家乡带到这里学习。 东莞实行了整体招生。只要满足足够的条件,并向相关政府部门提出申请,顺华无需支付学费在此学习。 但是即使你不支付学费,其他费用也相当大。 当孩子来的时候,他不能像现在这样住在工厂里。他不得不租房子,生火,自己做饭,还要带他去工厂和从工厂出来。

想了很久,大黄也不能决定服用顺瓦 一天晚上,大黄被小菊的叫声吵醒了 大黄坐起来,按下明亮的灯。小菊伤心地流着泪说。否则,让我们也带顺瓦去读书。毕竟,东莞是一个大城市,教育质量肯定比我们家乡好。 大黄想了想,说好的

提交入学申请材料,租下房子,按照计划,大黄又请了几天假,回去接顺瓦。 回家后,大黄粗略估计要花上几千美元,但与顺化的未来相比,它是什么?

大黄下了火车,坐了两辆公共汽车。他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

晚餐时,大黄在顺瓦面前解释了回家的目的。 顺华的态度非常坚定。奶奶走了,他就走。 大黄别无选择,只能打电话和小菊讨论。小菊说连他妈妈都拿走了。

那是一个稍微明亮的早晨,门是锁着的。陆奶奶牵着顺娃的手,一步一步地带着大黄走出了村子。她坐在公共汽车上,然后换乘火车去大城市东莞.

大华和小菊忙于工作。自然,把顺娃送到学校的任务落在了陆奶奶身上。城市里有许多汽车,道路外观相似。头几次,陆奶奶认不出去学校和家的路,但顺娃记性很好,带她去了学校和家。 后来,几次,陆奶奶变得熟悉了

然而,陆奶奶不习惯城市生活。她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瘦了十多磅。大黄知道她想家,就让小菊送她回去。

陆奶奶走后,顺娃不知道 当他打电话给奶奶时,他说城市比农村好。他应该努力学习,将来留在这个城市。 放下电话,陆奶奶叹了口气,事业有成

资料来源|阳城晚报A12版2018年10月15日

作者|谢闻松

图片|视觉中国,图文无涉

编者|大方孙一鸣(实习生)

校对|梁郑捷

审计|李春伟

问题|郑江

上学的路是如何通向你的记忆的?欢迎留言,点击“观看”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11-02 12:37

源:阳城晚报

原标题: 【毛子调频】上学路

毛子调频产品

值班主持人|阳城晚报记者郑子微

在九月的农村,天空空像一幅巨大的窗帘一样纯净,几片火云一点一点地向西移动。 快到放学的时间了。陆奶奶沿着崎岖不平的乡间道路行走。她走到柳树下时,忍不住停下来。她记得孙子顺娃已经搬到另一个城市去上学了。

八年前,他的儿子黄达把这块土地租给别人种植。他把刚刚一岁多的顺娃交给陆奶奶照顾。他带着儿媳妇小菊去东莞工作。 大黄说,当他从兼职工作中赚到钱时,他会回来盖一栋楼,买一台大彩电,他的家人会过上平静而满足的生活。

我的儿子和儿媳妇正在尽一切努力赚钱。陆奶奶在家照顾她的孙子。三年过去了,顺娃可以走路和说话。每次她听到儿子在电话里对父母大喊大叫,大黄和小菊都感到非常高兴。 随着春节的临近,陆奶奶故意问顺娃她的儿子和儿媳妇什么时候回来。 这两个人说工厂人手不足,无法返回。 事实上,春节期间的门票比平时贵,回家探亲也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他们害怕花钱,所以他们只是拖着钱走。 两人安排保安回家过年。春节用品和工厂的年夜饭都安排好了。他们不仅不花钱,而且还挣了一笔额外的收入。

顺娃上幼儿园,从小班到中产阶级再到大班,将近三年过去了。 大黄和小菊银行卡的数量正在逐渐增加。几对夫妇和他们的丈夫同时进入工厂,他们已经提前一步把他们的孩子从家乡带到这里学习。 东莞实行了整体招生。只要满足足够的条件,并向相关政府部门提出申请,顺华无需支付学费在此学习。 但是即使你不支付学费,其他费用也相当大。 当孩子来的时候,他不能像现在这样住在工厂里。他不得不租房子,生火,自己做饭,还要带他去工厂和从工厂出来。

想了很久,大黄也不能决定服用顺瓦 一天晚上,大黄被小菊的叫声吵醒了 大黄坐起来,按下明亮的灯。小菊伤心地流着泪说。否则,让我们也带顺瓦去读书。毕竟,东莞是一个大城市,教育质量肯定比我们家乡好。 大黄想了想,说好的

提交入学申请材料,租下房子,按照计划,大黄又请了几天假,回去接顺瓦。 回家后,大黄粗略估计要花上几千美元,但与顺化的未来相比,它是什么?

大黄下了火车,坐了两辆公共汽车。他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

晚餐时,大黄在顺瓦面前解释了回家的目的。 顺华的态度非常坚定。奶奶走了,他就走。 大黄别无选择,只能打电话和小菊讨论。小菊说连他妈妈都拿走了。

天微微亮的清晨,锁了大门,鲁奶奶牵着顺娃的手,跟随大黄一步三回头地走出村庄,坐上大巴,然后再换乘通往大城市东莞的火车……

大黄和小菊忙着上班,接送顺娃上学的任务自然落到了鲁奶奶身上,城里车多人多,路的样貌都差不多,头几次,鲁奶奶认不清去学校和回家的路,还是顺娃记性好,领着她找到学校和家的。后来,次数多了,鲁奶奶就熟悉了。

不过,鲁奶奶不习惯城里的生活,不到半年瘦了十来斤,大黄知道她是想家了,让小菊把她送回去。

鲁奶奶走了以后,顺娃才知道的。他懂事了,给奶奶打电话时,他说城里就是比农村好,他要努力学习,将来也留在城里。放下电话,鲁奶奶一声叹息,老泪纵横。

来源| 羊城晚报2018年10月15日A12版

作者 | 谢文松

图片 | 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编辑 | 大方 孙艺铭(实习生)

校对 | 梁正杰

审核 | 李春炜

签发 | 蒋铮

通往学校的路引发了你怎样的回忆?欢迎留言并点一个“在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鲁奶奶

小菊

顺娃

大黄

东莞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