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这位开国少将打了1308次仗,晚年说一段话,今天的人都应该反省

  2019 历史客栈

  在形容名将的时候,都会用一个词“身经百战”,一名将军在一生中能经历一百次战争,绝对算得上此生不虚了。但在开国将帅中,“身经百战”就显得太平常了,有不少人都是“身经千战”,比如今天要介绍的王诚汉少将。

  王诚汉从1930年参军,到1955年抗美援朝回国,25年的时间里一共参加过多少次战斗呢?他的秘书统计过,1308次。

  

  王诚汉1917年生于大名鼎鼎的将军县:湖北红安,13岁就参加了徐向前的部队,成为一名勤务员。

  别看王诚汉年纪小,作战非常勇猛,17岁就当上了红25军75师224团2营4连的连长。

  1935年11月21日,陕北直罗镇战役,王诚汉带着4连战士们奋勇拼杀,不幸左手中弹,王诚汉没有理会,咬紧牙关继续杀敌,没想到一颗流弹又打中他的左腿主动脉,鲜血喷涌而出。

  被抬到红军医院后,医生要给他做手术,可当时麻药奇缺,王诚汉说,麻药留着给重伤员吧,我用不着。医生心里说,你这还不算重伤啊?

  为了止疼,王诚汉用嘴咬住一根木棍,手术做了两个钟头,他浑身冷汗湿透,但始终没有叫出一声。这样的硬汉,怎能不让人敬佩?

  

  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因伤势过重,王诚汉的左腿比右腿短了几厘米,成为军中赫赫有名的短腿将军,又称“铁腿将军”。

  抗战时期,王诚汉被编入皮定钧的豫西抗日游击支队,任新成立的35团团长。王诚汉是猛将,但他也很有政治头脑,知道争取民心是他们立足的最大保障。

  1944年9月,王诚汉率部来到豫西的登封一带,因缺少补给,需要找老百姓买粮。可当时百姓被日伪军的反动宣传欺骗,不敢接近八路军。王诚汉想向一个山寨借粮,被拒绝,战士们要求打下来,王诚汉说不能打,一打就上了鬼子的当了。

  怎么办呢?王诚汉把银元扔到城墙里,里面的人愿意给多少粮食都行,而身边就是大片红薯地,王诚汉宁可挨饿,也绝不动一块红薯。老百姓被感动了,纷纷拿出粮食,支队在豫西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有了百姓支持,王诚汉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杀鬼子了,登封、密县附近的日伪军,一听到王诚汉的名字,都吓得魂飞魄散。抗日快结束时,35团已发展到两千人的规模,还缴获了日本天皇裕仁赐给冈村宁次的宝刀。

  

  不过,在王诚汉的军旅生涯中,最值得一提的战役,还要数孟良崮战役。

  1947年5月,张灵甫率领全部美械装备的整编第74师,气势汹汹地杀到孟良崮。陈毅、粟裕发现第74师孤军深入后,命令1纵独立师穿插在敌第74师与25师之间,方便华野主力围歼张灵甫。王诚汉,时任1纵独立师1团团长。

  王诚汉发现74师往垛庄逃离时,南边的公路西侧有一处高地,意识到胜负就在此高地,便率部抢先占领了285高地,堵死了74师的南逃之路。

  张灵甫有些心慌,派出51旅,飞机、大炮轮番轰炸,不惜代价要夺下285高地。我军越打越少,王诚汉急了,马上调派各部增援,绝不能放跑张灵甫。战士们知道张灵甫的分量,都杀红了眼。张灵甫南逃无望,“友军”又见死不救,最终被击毙在孟良崮。

  

  1955年,王诚汉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又被授予上将,跟他有同等经历的只有刘华清、李德生、尤太忠、郭林祥、向守志、李耀文六人。

  王诚汉1990年退休后,经常带着家人回到老家红安,向老乡们传授外地的先进经验,帮老乡们脱贫致富,他说:“只有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老战士心里才会踏实,否则,我们会坐不安稳、睡不安神的。”

  但是对于自己的家人和亲戚,王将军从来不留情面,他的侄子王文卓曾在成都军区当兵,他虽然是军区副司令,但从来没有照顾过这个侄子,王文卓在成都军区干了16年,都没有人知道他是军区副司令的亲戚。

  王诚汉常说:“名利、金钱都是身外之物,我经常教育儿女们,现在物质生活条件这么好,没必要挣太多的钱,再有钱也不能一人睡两张床,一双眼睛看3个电视,一张嘴吃5碗饭。人这一生,精神世界一定要丰富、充实,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乞丐是没有幸福可言的,世间唯有挚爱、亲情才是永恒的,才是人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这段话,尤其值得今天的人反省。

  2009年11月20日,王诚汉将军逝世,享年92岁高龄。

  在形容名将的时候,都会用一个词“身经百战”,一名将军在一生中能经历一百次战争,绝对算得上此生不虚了。但在开国将帅中,“身经百战”就显得太平常了,有不少人都是“身经千战”,比如今天要介绍的王诚汉少将。

  王诚汉从1930年参军,到1955年抗美援朝回国,25年的时间里一共参加过多少次战斗呢?他的秘书统计过,1308次。

  

  王诚汉1917年生于大名鼎鼎的将军县:湖北红安,13岁就参加了徐向前的部队,成为一名勤务员。

  别看王诚汉年纪小,作战非常勇猛,17岁就当上了红25军75师224团2营4连的连长。

  1935年11月21日,陕北直罗镇战役,王诚汉带着4连战士们奋勇拼杀,不幸左手中弹,王诚汉没有理会,咬紧牙关继续杀敌,没想到一颗流弹又打中他的左腿主动脉,鲜血喷涌而出。

  被抬到红军医院后,医生要给他做手术,可当时麻药奇缺,王诚汉说,麻药留着给重伤员吧,我用不着。医生心里说,你这还不算重伤啊?

  为了止疼,王诚汉用嘴咬住一根木棍,手术做了两个钟头,他浑身冷汗湿透,但始终没有叫出一声。这样的硬汉,怎能不让人敬佩?

  

  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因伤势过重,王诚汉的左腿比右腿短了几厘米,成为军中赫赫有名的短腿将军,又称“铁腿将军”。

  抗战时期,王诚汉被编入皮定钧的豫西抗日游击支队,任新成立的35团团长。王诚汉是猛将,但他也很有政治头脑,知道争取民心是他们立足的最大保障。

  1944年9月,王诚汉率部来到豫西的登封一带,因缺少补给,需要找老百姓买粮。可当时百姓被日伪军的反动宣传欺骗,不敢接近八路军。王诚汉想向一个山寨借粮,被拒绝,战士们要求打下来,王诚汉说不能打,一打就上了鬼子的当了。

  怎么办呢?王诚汉把银元扔到城墙里,里面的人愿意给多少粮食都行,而身边就是大片红薯地,王诚汉宁可挨饿,也绝不动一块红薯。老百姓被感动了,纷纷拿出粮食,支队在豫西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有了百姓支持,王诚汉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杀鬼子了,登封、密县附近的日伪军,一听到王诚汉的名字,都吓得魂飞魄散。抗日快结束时,35团已发展到两千人的规模,还缴获了日本天皇裕仁赐给冈村宁次的宝刀。

  

  不过,在王诚汉的军旅生涯中,最值得一提的战役,还要数孟良崮战役。

  1947年5月,张灵甫率领全部美械装备的整编第74师,气势汹汹地杀到孟良崮。陈毅、粟裕发现第74师孤军深入后,命令1纵独立师穿插在敌第74师与25师之间,方便华野主力围歼张灵甫。王诚汉,时任1纵独立师1团团长。

  王诚汉发现74师往垛庄逃离时,南边的公路西侧有一处高地,意识到胜负就在此高地,便率部抢先占领了285高地,堵死了74师的南逃之路。

  张灵甫有些心慌,派出51旅,飞机、大炮轮番轰炸,不惜代价要夺下285高地。我军越打越少,王诚汉急了,马上调派各部增援,绝不能放跑张灵甫。战士们知道张灵甫的分量,都杀红了眼。张灵甫南逃无望,“友军”又见死不救,最终被击毙在孟良崮。

  

  1955年,王诚汉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又被授予上将,跟他有同等经历的只有刘华清、李德生、尤太忠、郭林祥、向守志、李耀文六人。

  王诚汉1990年退休后,经常带着家人回到老家红安,向老乡们传授外地的先进经验,帮老乡们脱贫致富,他说:“只有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老战士心里才会踏实,否则,我们会坐不安稳、睡不安神的。”

  但是对于自己的家人和亲戚,王将军从来不留情面,他的侄子王文卓曾在成都军区当兵,他虽然是军区副司令,但从来没有照顾过这个侄子,王文卓在成都军区干了16年,都没有人知道他是军区副司令的亲戚。

  王诚汉常说:“名利、金钱都是身外之物,我经常教育儿女们,现在物质生活条件这么好,没必要挣太多的钱,再有钱也不能一人睡两张床,一双眼睛看3个电视,一张嘴吃5碗饭。人这一生,精神世界一定要丰富、充实,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乞丐是没有幸福可言的,世间唯有挚爱、亲情才是永恒的,才是人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这段话,尤其值得今天的人反省。

  2009年11月20日,王诚汉将军逝世,享年92岁高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