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之呆猛女汉纸》最新章节。

“这两个臭小子——跟人打架也就算了,还上桃花醉偷看!”梅非义愤填膺。

莫无辛愕然,随即一笑。“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梅非朝他一瞪。

他咳了咳。“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儿?又惹娘生气!”语气一厉。“罚你们今儿个晚上不许吃饭!”

两小霸王顿时垂头丧气。他们也知道自家爹爹虽然平日里总是笑眯眯,但从来说一不二,尤其是在惹娘亲生气这种原则性问题上。要是把他给惹火了,那可没好果子吃。

“没错,不许吃——”梅非忽然留意到两男孩脖子上挂着的两根小红绳。“这是什么?”

小桃和小果不情不愿地拿了出来,竟是两只模样可爱的麒麟金锁。

“哪儿来的?”

两人互相看了看,低头不回答。

“哪儿来的?”梅非加重了语气。

莫无辛也蹙了蹙眉。“看样子还挺贵重。”

梅非更加气闷。这两小孩,不会学会偷抢了吧?

莫无辛把两只金锁从他们脖子上取了下来。“上面还有字。”

他放到眼前仔细地辨认着。

“玛——瑙?”“珍——珠?”

“爹爹,娘娘,我也有。”小梅儿举起自己脖子上的金锁。

莫无辛和梅非对视了一眼,把金锁拿过来一瞧。“元宝?”

梅非看着并排躺在莫无辛手心的三只金锁,脸上的怒气渐渐褪去,变作激动和不敢置信。

“小梅儿,是谁送你们的?”

小梅儿想了想,奶声奶气地回答。“叔叔,黑衣服的叔叔。”

她抓住了莫无辛的手。“是他……”

“谁?”莫无辛仍在疑惑。

“是他!”梅非已经湿了眼眶。

梅非又哭又笑的。“黄金白银,玛瑙珍珠,最后还有个元宝!不是他又会是谁?”

莫无辛轻拍着她的肩。“梅儿,别哭。孩子们看着呢。”

她抹干泪,俯下身去,把几只金锁再给他们戴上。

“要是下次看到那个叔叔,记得叫他教你们武功。”

“那个叔叔的武功很好么?”莫小桃和莫小果立刻来了精神。

“当然。他是个习武的天才。”

后来,还有很多后来。

孙秀禾来过,却没有微醺的下落。莫无辛和梅非问过他,他只说几年前便与微醺分开游历,如今便也没了他的消息。

梅非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很快也释然。

她永远记得清浅沉静的温柔少年,低头垂眉时那一瞬的忧伤。正如她永远记得那一年的平阳城郊,那满地的红枫叶,混合着青草味和泥土腥揉成的独特芳香。

甜丝丝,却叫人闻了惆怅。

就像是枫叶酒的味道,就像是那个人如其名的少年,带着一抹微微醉意。

后会有期,这是他说过的话。

总有一天,桃花美人,后会有期。一辆马车在五阿哥府邸的侧门处停下,门口的小厮立刻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格格总算来了,福晋等了好一会儿了。”

车上的帘子动了一下,之后一个样貌沉稳的少女从车上下来,将手递进帘子:“格格出来吧。”

很快的,一双莹白如玉,十指修长的手轻轻地搭在她的手上。然后,一个样貌清丽的少女从车上缓缓而下。

那小厮极有眼色地打了个千,笑容满面地说着吉祥话。

齐布琛笑了一下,暗道这小子倒是个伶俐的。她身边的大丫鬟看着她的脸色,不动声色地塞了一个荷包过去。

小厮笑眯眯地捏了捏,确定里面大概有三两银子后越发殷勤起来,忙不迭地领着齐布琛往里面走。

很快,齐布琛就到了大厅里。

五福晋赶紧拉着她的手坐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回,见她面色红润,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漂亮了不少,才放下心道:“如今看着气色不错,到底是大姑娘了,人也漂亮了不少。”

齐布琛让白苏去外面候着,略带羞涩地嗔了五福晋一眼:“表嫂只管笑话我吧,等会儿表哥来了,看我怎么向他告状。”

五福晋笑着点了点她的头:“你这丫头,还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瞧着我明明是夸你漂亮来着,结果还要被你告一状,怎么说都不对,可叫我怎么说话?”

齐布琛拿着手绢捂着嘴笑:“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表嫂只知道调侃我,可怎么不夸夸自己?我瞧着表嫂的气色也是越发好了,那些药膳可还在吃?”

五福晋摸了摸自己的脸,温声说道:“多亏了你的方子,前两天爷还说我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你说得对,到了我这份上,阿玛额娘轻易见不着面,爷和我的感情也不是那么深,我还要操持着一大家子的事务,除了我自己以外,还能有谁关心我自己?”

她的性子淡,五阿哥的性子也淡。相似地两人放在一起,反而难以产生什么亲密的感觉。她空有嫡福晋的尊荣,却没有五阿哥的宠爱和子嗣,这日子过得,着实没有意思透了。

她眼前这位爷的表妹,年纪虽小却着实让人敬佩。齐布琛六岁多一点的时候,她的母亲就丢下她和一个八岁的哥哥过世了。半年后,他父亲佟佳达哈苏在母亲的安排下,娶了瓜尔佳氏的内侄女。年底,瓜尔佳氏怀孕,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女儿。之后,再无孕。

都说没娘的孩子最可怜。在继母和祖母连成一线时,年仅七岁的齐布琛硬是牢牢地把握住了身边的丫鬟和奴才,把哥哥照顾地妥妥当当。她自己也是出息,琴棋书画学了不少,女红厨艺更是出色,把想控制她的瓜尔佳氏气了个倒仰。

两人正说着话,门外一个小丫头进来福身道:“福晋,爷回来了。”

五福晋忙起身带着齐布琛迎了出去,只见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穿着青色的皇子常服,腰上系着一根黄带子,从容不迫地从外面进来。

齐布琛跟着五福晋朝五阿哥行了礼。五阿哥接过五福晋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对齐布琛说:“这一次过来是不是为了选秀的事?”

齐布琛平静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想求表嫂帮帮忙,让宜妃娘娘撂了我的牌子。”她心里有些无奈。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一大好青年,日子过得好好地就被丢到了清朝。她实在是不想十三岁就嫁人哇。

五福晋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你那继母原本就是个糊涂不顶事的人,你若是被撂了牌子,你的婚事怎么办?难不成你要让她胡乱把你嫁了?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总不能自己去操持婚事吧。”

五阿哥也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个小事。你祖母一心盼望着你能进入后宫或嫁入宗室,给你阿玛的仕途添助力。你若是被撂了牌子,她会放过你?”

齐布琛的心情很平静,这件事情她已经反复思考过很多次了:“表哥,我阿玛虽然姓佟佳,却只是一个旁支而已。阿玛官居正三品,哥哥官居从五品,我们家顶多也只能算是清贵而已。进宫不是我所愿,指给宗室顶了天也就是个侧福晋。可侧福晋也不过是个妾而已,表哥,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给别人做妾。就算我额娘早逝,可我也是阿玛和哥哥娇养着长大的,怎么就要赶着却伺候别人?”

五阿哥也不忍心自家小表妹去看人脸色。齐布琛性子模样都是顶尖的,女红厨艺管家样样出色,说话做事极为打起。她家里也算是满洲大姓,清贵人家,底子殷实。她阿玛还有升官的空间,她哥哥雅尔德宏年纪轻轻已经是从五品的委署前锋参领,前途无量。以她的品行,就算是做皇子嫡福晋也是绰绰有余的,也难怪她不愿意屈居人下了。他叹了口气后问道:“那撂了牌子后你有什么打算?你继母可不是什么好人?”

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之呆猛女汉纸》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遇上你,就已爱上你

望潮

圣域三部曲

苍老的小孩子

婚后成大佬的掌心宠

**倾城

庆春归

百代过客

捡个帝师当娘子

匪盗

医品将门妃

遥遥一墨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