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洪荒之悄悄打卡一万年》最新章节。

公子易道:“这有何难。”只见他奸笑了几声,一把揪起卓敬的后脖梗子,打开前门不远处的鸡笼门,硬生生就把他给塞了进去,然后顺手就把门给锁了。这下好了,卓敬想出来都出不来了,只能眼泪啪嚓的望着卫小七和卢子玉。

卫小七有些不忍,道:“这样不太好吧,给他换个地方吧。”

公子易冷笑道:“你现在有发言权吗?要不你也进去。”

吓!开玩笑,那地方谁想去啊,卫小七忙摆了摆手,用嘴形告诉卓敬她惹不起公子易,让他自求多福了。

卢子玉见两人还在说话,有些着急,他是名门之后,当朝公主的长公子,若被逮到,脸足够丢到姥姥家了,所以忙催促公子易和卫小七道:“快点啊,他们来了。”卫小七和公子易点点头直奔牛棚而去了。

鸡笼子再大,毕竟不是装人用的,里面的空间必很狭小,只能蜷缩着扒着笼子边待着,十只鸡一看有入侵者,抄着终极锋利武器就冲卓敬啄了过去,可怜的卓敬啊,想叫又不敢,想哭又不能哭,只得用手紧紧捂着嘴,强忍着疼痛和臭气,一丝声音也不敢发出了。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问候公子易的十八代祖宗。

只一眨眼的功夫,十几个王府的侍卫家丁举着火把就搜到这边来,此时卫小七三人都紧紧地抓住牛肚子,双腿翻上,勾住牛后腿,缩着头,大气也不敢出。阵阵恶臭的牛粪味袭来,也只得拿鼻子和嘴巴硬生生的接着。

几个家丁举着火把往这边一照,瞧见四周静无一人。一个家丁道:“明明看见他们往这个方向来了,怎么没人呢。”

另一个道:“是啊,这里只有明天宴会上用的家禽兽类,那几个小贼不会躲在这里吧,怪脏的,打死我都不会躲在这里。”说着一脸嫌恶的瞥了瞥不远处的鸡笼和牛棚。

这话说的,让几位贵族公子们顿时羞愧难当,连死的心都有了,都忍不住心想,莫非我们都还不如一个小小的家丁品味高吗?几人中只有卫小七对此没什么感觉,牛棚她都经常睡,扒个牛肚子算什么丢人的事啊。在云中宫时,由于她总有办法惹恼师傅,被罚打扫牛棚、马厩,乃至打扫茅房都是经常事。

十几个家丁侍卫在周围草草的搜查了一遍就匆匆收队了。武成王那么有钱,又那么权势熏天,日常生活却是极抠门的,经常很阴险的想法子克扣家人的月钱。所以府里的家人干活都不肯怎么卖力气,能省事就省事,能偷懒就偷懒。不过这可便宜了卫小七等几

个人,毕竟搜查的太过仔细很可能会暴露目标的。

等那十几个人一走,卫小七、公子易和卢子玉三人才一身大汗的从牛肚子底下爬出来。卢子玉揉着自己酸痛的腰道:“这一晚上折腾得,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苦。”这话似是埋怨,也似在邀功,说完拿眼睛瞅着卫小七。

卫小七此刻正忙着察看自己身上揣的金锭子有没有掉出来,哪有功夫顾虑他那哀怨的眼神。

三人喘了口气便准备遛出墙外去,刚走了几步,还是卢子玉细心些,忽然道:“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此时才想起卓敬还被关在鸡笼子。忙过去打开门,七手八脚的把卓敬从鸡笼里给拽了出来。此时的卓敬已有些趋于半昏迷状态,最大的可能是被鸡粪味给熏的,只见他满脸是血,披散着头发,浑身上下更是脏臭无比。一出来就坐在地上大喘着粗气,拿手指着公子易,呜呜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怜的卓敬啊,他此刻的形象确实很有些狼狈,那滑稽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笑,此时公子易和卢子玉已经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只是身在险地不敢笑的太大声,只得用手捂着嘴,双肩颤抖着发出低低的闷笑声。

卫小七其实也很想笑,只是一向善良的他总觉得当面嘲笑卓敬会让他很没面子,所以只好强忍着,只是忍得有些辛苦而已。卫小七出门从来不会像女人一样带块手帕的,只好跟卢子玉要了块手帕给他擦着脸上的血。伤口并不大,可能是被鸡啄的,只是皮肉之伤,稍微上点药就好。

把手帕还给卢子玉时,卢子玉摇了摇头,并不接,一脸险恶的表情,他一向是有些洁癖的。你不要,我要,上好的江南丝绸呢。卫小七毫不犹豫地把手帕揣进了怀里。

卫小七一人驾着卓敬,四人施展轻功从王府里出来。卢子玉本来想帮忙扶着卓敬的,可他身上的鸡粪实在无法忍受,几次伸手都又忍不住缩了回来。

今日原本几人并不需要受这么大的罪的,但卫小七的一意孤行,非要救李阳,几人也不好反驳,只得跟着她冒险。对此,卫小七是非常感激地,几次哽噎的想说声谢谢,但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尤其是卓敬,此次还负了轻伤,更是让她有些于心不忍。

洗了个热水澡,换好了衣服,找人给卓敬上了上等的伤药,几人开始盘点今日的赃物。

公子易不愧是有双慧眼,只取了两幅前代名家吴道子的真迹,那可是价值连城啊。

卓敬拿了一块上古的暖玉,也是个稀罕物。

卢子玉拿了一套九龙玉露杯,说这曾是吴国进贡的宝物。

四人之中只有卫小七最没眼光,只管往真金白银上招呼着,一共拿了大小金锭子二十几个,折合白银也有近一万两。她也不嫌拿着沉,几人对卫小七的品味都嗤之以鼻,但她对此却是很满意,再加上上次捉采花贼的钱,终于差不多凑够了重建云霞宫的挑费,大喜事啊。

忽然卫小七问道:“咱们进武成王府时从几个家丁手里劫的大红礼盒好像弄丢了?”谁记得那玩意啊,看卫小七一脸的惋惜,好像丢了致命的东西一样。几人都忍不住哀叹一声,这个财迷,莫非真把自己当成贼了不成。

网友上传章节

回到绿水营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卫小七特意跑到李阳的住处去瞧瞧他回来了没有。李阳的屋里黑着灯,但隐约可以听到里面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看来他已经休息了,可以不用再担心了。

卫小七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人生真是美好啊。自己被放出来了,李阳回来,银子也有了,这几日过得虽惊险,但也获益不少,至少知道身边的朋友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李阳,为了把她救出来居然肯去郡主那儿受人摆弄,只是此恩此德真不知该如何回报啊。

当晚,经历了一番王府历险之后,浑身酸痛,劳累过度,所以卫小七睡的很沉,直到次日一早有人来敲门,才迷瞪着双眼爬起来。忽然想起今日是皇帝大婚的日子,而且也是她本人成亲的日子。

“怎么好像都搞得跟我没什么关系似的。”卫小七边打着哈欠边自言自语。

门外敲门之人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大喊:“管带,快起来,今日皇上大婚,绿水营马上要出发了。”听声音很像是小五。

这话连说了好几遍了,卫小七被催烦了,大声嚷道:“知道了,知道了。”心想,几日没见这个小五莫不是他已经改名叫催命鬼了。匆匆穿好衣服,头发随便用手抓了几把,连脸也没洗,就趿拉着鞋跑了出去。

小五瞧着卫小七的样子,衣着不整,满脸的倦意,还张嘴打着大哈欠,恨不得露出两个大门牙。不由皱眉道:“大人,你应该穿军服,咱们是去当仪仗的。不是去捣乱惹麻烦的。”这话说地,好像他觉得卫小七一定会惹麻烦似的。不过看卫小七这样子打扮,真站在仪仗里,一定能引起轰动,绿水营这辈子就不用抬着头做人了,因为太丢人了。

卫小七一想。对啊,我都忘了这个茬了,连忙转回身去又匆匆换了她的军服。然后疾步跟着小五往军士集合地训练场走去,卫小七边走还在不安分的琢磨着,貌似我是个女人来着,怎么大家都是一副还不知情地样子,难道被朝廷瞒了下来吗?不会是思毓的意思吧,对于思毓的心思她从来都没猜到过,越想越费脑子。越费脑子头就越疼,疼到最后干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训练场上绿水营的官兵已经开始整队了,几千人的队伍阵容整齐。站姿笔挺英武,颇有一番威严气象。卫小七看地心里一阵骄傲。暗道。真不愧为京城的守卫啊,强将手下无弱兵。不愧是被我训练了一个月的威武之师。

也不知是她本来脸皮就厚,还是跟公子易混一起时间长了,脸皮跟着厚了,此时的卫小七根本就没想过她虽是此次仪仗的领队,但整整一月的时间她不是跑去学女人走路就是呆在牢里,然后其余的时间也大都在摸鱼,统共在训练场上没待到十二个时辰。也不知被她训练了一个月的结论是打哪里来的。

正洋洋得意之时,忽然觉得脑后射来一道冰冷地目光,其寒冷指数有将人冻结为冰的可能。卫小七立刻反射性的一哆嗦,不用回头也知道如此高寒级别地目光也只有左大统领可以发出,左东明那个千年冰石可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忙立正站好,眼望前方,身体四肢固定一个姿势,包括大脑在内都丝毫不敢再动。

左东明言简意赅地发表了几句讲话,大意就是每个人都必须尽好职责,绝不能出半分差错,接着便吩咐队伍出发了。

第一时间更新《洪荒之悄悄打卡一万年》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独占的甜蜜

无妄虫灾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寒谣

穿越古代做厨娘

慕容锐儿

爱情的鱼要上岸

苏墨筱

生态管制局

湖水蓝蓝东去

东宫嫡女

溪客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