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果断就会白给》最新章节。

她似乎被寒冰久冻,已然麻木,索性将自己抽离在整件事情之外,细细分析。

从西蜀的态度来看,他们的确是支持大夏复国无疑,自己拿出那只玉貔貅,已是做了最后的试探。试探的结果让她彻底地放下心来。

她本打算让人传信到越州,让阿隐来西蜀,顺便也将整件事的经过向他们和盘托出。

可是现在她又不明白了。究竟陶无辛为何要对她如此?

难道真是为了将来可能的关系铺路?或者是为了君王璧的秘密?她迟疑了。在没有摸清其中的道理之前,还不能冒险说出真相。

或许她应该听他亲口说出来。可是如今她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些暖人心脾的温言软语,那些饱含情意的拥抱亲吻,若都是假的,那她还能相信什么?

梅非朝里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她不知道见了陶无辛又该说些什么。

正在犹豫间,微醺却又走了出来。看见梅非,他神情微讶地停了脚。“小非,你来找世子么?”

“对。”梅非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在么?”

“在。不过——”微醺略一迟疑。“小非,世子他似乎心情不大好。”

“是么?”她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正好,我的心情也不大好。有些话要问他。”

微醺愣了愣。

“小非,不如改日再——”

“微醺。”梅非盯着他,看了许久。

微醺转开了眼。“小非,很多事情,还是糊涂一些好。何必一定要弄清楚?”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装糊涂能让人永远不受伤害么?”梅非反而下定了决心,越过他,朝房间走去。

走到门前,她并未止步,伸手将房门一推。

陶无辛站在窗下,见她气势汹汹地推门而入,愣了一瞬,随即把手上握着的东西放到身后。虽然他动作极快,梅非却恰好看清了他所握之物。那正是一只月白色的木头簪子,簪头雕了一朵木槿花,惟妙惟肖。

她的心本来已经冻得麻木,却在此时又清晰地感觉到了丝丝入骨的凉意。

舜华舜华,不正是木槿的意思?

“你——”陶无辛清了清嗓子,侧过身去。“你来做什么?”

梅非走近了两步。他的神情居然有些慌乱。

“陶无辛。我们之间,究竟谁是虚情假意?”她冷笑一声。“我已经厌烦了这样猜来猜去。不错,比心机,我斗不过你。咱们索性摊开来说,你究竟要什么?”

陶无辛脸上的慌乱化作怒气。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要问我这样的问题?”他咬牙。“原来我果然是白费了心思。”

“说罢,难

为你费心与我周旋,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君王璧的秘密,我已经说了出来。只要你是真心助大夏,你想要的,只要我有,一定双手奉上。”她望着他的脸,努力做出一脸淡漠。

“你是要跟我谈条件么?”陶无辛冷哼一声。“我还要什么?你以为我想要你什么?跟我讲条件?你怕是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你是什么意思?”梅非皱眉。

“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才对。”他的神情忽然变得邪恶。“公主?你真是公主么?”

梅非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她与他对视,一双凤眸渐渐地失却了温度。

“原来你早就怀疑了。”

“不止。我很早之前便已经确定了。”他勾着唇角,却没有一丝笑意。“你身上的青莲标记是纹身。林太傅隐忍了这么久,怎么会在最后一刻让自己的心血白费?你,就是他设下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局。”

梅非垂下眸,薄唇泛白,抿成一条颤抖的弦。

陶无辛看到她这模样,眉心微蹙。

“你——”

“继续说罢。我洗耳恭听。”

他别开眼,继续说道。“当年王妃产下的应该是一个男孩,而林夫人产下的才是女儿。所以你是林太傅的女儿,而梅隐,他才是真正的皇室后人。”

“林太傅在临终之时布下最后的一个局,假称你是皇室,以你为挡箭牌,试出西蜀的诚意。”他转过身去。“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真相,却没想到——”

第一时间更新《果断就会白给》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只为你多情

梦龙苍穹

木偶的救赎

绿荨书女

快穿系统之女配不好当

打包就走

君生我已老

墨葭

幽默故事或古今笑话

楚人十八子

小户嫡女之高门锦绣

讨厌橘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