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tplswjt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私人行走》最新章节。

听到她这么说,那位母亲不由一怔,抬起泪眼来看向她。

“我妈去世的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整晚整晚疼得睡不着,我那时候就发过誓,等我长大了要做医生,专门治疗癌症……”

母亲抽抽噎噎地哭起来,“我们家小深得病的时候才十四岁,他……他都还没有长大呢……”

“我明白!”裴云轻安慰地扶住她的肩膀,“所以,我们一定要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个混蛋研究的药不行!”父亲指着周庭安的鼻子骂道。

裴云轻转过脸,“您刚刚提过到,有人说我们的药不行,您说的‘有人’是谁?”

“我!”父亲一怔,“你们管不着!”

裴云轻轻吸口气,“如果……你们的孩子是被人害死的呢!”

一对夫妻听了,都是惊得止住哭泣。

“你……你说什么?”

“我们的临床实验已经开始将近两周多,如果真得是药品的问题,为什么到现在才会发作?”裴云轻略略顿了顿,看两人都已经生出兴致,这才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自从服药之后,孩子的情况一直很稳定,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地出现异样。这两天,你们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或者……给孩子吃过什么特殊的东西吗?”

“你们少推卸责任,这就是你们的错!”父亲吼道。

母亲却是抿抿唇,欲言又止。

将二人的表情收在眼里,裴云轻再次开口。

“难道……你们真得不想知道真相,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你们最爱的孩子吗?”

“我……我们……”母亲抬起脸,“我们申请过……一个基金会的帮助,他们说……我们吃你们的这种药,不能进行药品报销,所以拒绝了我们的申请。”

基金会?

裴云轻扬起眉毛,缓缓询问。

“那个基金……是叫西盼基金吗?”

母亲还要说话,却被父亲瞪了一眼。

“你瞪我做什么,孩子都死了,我要钱还有用。”母亲抬手抹一把脸,“没错,就是西盼基金,他们的人到我们家实地考察过,说是可以帮我们申请特困补助。”

裴云轻感觉到,自己已经在接近真相。

“那……他们给过孩子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比如说……药品,或者别的?”

母亲摇头。

“没有!”

没有?!

裴云轻微怔。

这个答案,明显与她想象的不同。

如果这件事情是顾西盼搞的鬼,她必须要想办法对患者有所动作,才能进而控制住患者的病情。

没有给患者用过药,只是一个入户采访,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从这两人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还是要尸检才行。

“大姐!”裴云轻再次将脸转向母亲,“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您肯定难以接受,可是……您一定也不希望,别的母亲也经历和您相同的事情,您能不能……同意我们尸检?”

“孩子已经没了,你们难道连个全尸也不给他?”父亲立刻反对,“我不同意,我不会让你们再把我儿子当实验品的!”

“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想要找到原因!”张医生也在旁边跟着劝。

可是无论怎么说,父亲就是不同意。

听父亲说得那么惨,母亲也是不住地抹着眼泪,直摇头。

“我们老家的说法,要是尸首不全,下辈子也成不了人,我……我不能答应!”

裴云轻还要再劝,赵妍已经走上前来,轻声开口。

“裴总,发布会那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不容易有点进展,却在尸检这里停下来,裴云轻自然是心中不甘。

唐墨沉走过来,扶住她的肩膀。

“子谦,送小姐去发布会!”

裴云轻抬起脸,不等她开口,唐墨沉已经吐出两个字。

“我来!”

时间已经来不及,裴云轻没有时间浪费在这对夫妻身上,只好点点头。

“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我先过去。”

唐子仁与温子谦一起,护送着裴云轻和周庭安等人赶去发布会,唐墨沉向张医生挥挥手。

第一时间更新《私人行走》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方药物语

夏夜听雨

万代风云染

柒月清洛

寒耕暑耘怎么造句

晋理

荡平乾坤

咸鱼爱漂流

假期宅在家搞笑图片

木小棉儿

附近一手店熟食

三木哲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